海关新政发布在即 跨境购或被扼住发展命门?

4月8日跨境购、全球购等跨境电商平台,将面临新的税收政策,“免征50元行邮税免税额”或将取消,前期税务优惠不再,跨境电商税将按一般贸易税的70%征收。
  如果说这个消息使跨境电商的风口骤然缩紧的话,那么近几天曝光的信息则给了跨境电商一记“当头棒喝”。除了进一步确定取消一系列利好政策外,还透露了各部委正在拟议的一份“正面清单”,这将扼住跨境电商发展的命门。
  在说明税改的原因及影响前,首先对跨境购的起源作一个简单介绍。据了解,常说的“跨境购”衍生于跨境电商,其本质就是“海淘”,即海外代购。当海外代购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及体量,并有相关利好政策的支持时,便会有公司及财团专门去做这个事情,这便是跨境购的起源。不管是淘宝创造的“全球购”、“跨境购”,还是新兴跨境电商平台“小红书”、“洋码头”,其本质都是海外代购。
  淘宝美妆协会会长简伟庆介绍,近几年跨境电商一直是“热门议题”,为把消费者巨大的消费能力及消费热情留在国内,维护相关渠道供应商利益,国家给予跨境电商许多政策上的帮助和扶持。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,其与一般贸易的价差越来越大,冲击到一般贸易部分,税改应运而生。
  税改后,跨境化妆品税率的算法有两种,这是淘宝美妆及天猫国际版本,也是目前普遍认为“最接近”的版本。
  由于不同税别的消费税和增值税的完税价不同,且增值税和消费税都是税后税,所以也有另外一种算法:
  不管是哪种算法,可以确定的是,目前护肤品的征税额相较彩妆更加模糊,彩妆品的征税额将会有大的提高。针对新政,罗有顺表达的疑问也代表了大部分跨境购商家的心声。行邮税算法中,完税价是海外采购价;跨境电商税适用于跨境保税网购和跨境直邮,跨境电商税算法中,完税价是网上销售价格;一般贸易适用于传统进口,一般贸易税算法中,完税价是CIF到岸价,所以这种算法也有依据可循。
  一般来说,进口贸易多以较为开放的“负面清单”政策为主,此次首提“正面清单”,清单列表可能涉及化妆品品类,这将对化妆品跨境购造成很大限制。就目前来说,很多国外市场表现较为成熟的品牌,本就已经获得了国外消费者的认可,建立了一定的市场口碑。跨境电商对这些品牌及产品的引进,符合互联网“长尾理论”,即满足消费者对创新、小众品类的个性化需求,这也是跨境电商的卖点所在。
  很多化妆品品牌选择通过跨境电商进入中国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内对允许使用的化妆品成分原料的更新速度,没有跟上国际脚步。以横扫日本市场的“酵素”为例,由于在国内没有相关名词说法,酵素产品若想经过备案,通过正规渠道进来,只能以“水果果汁或固体饮料”的品项面市,“玻尿酸”变成“透明质酸”是同样的原因。一款以含有222种“酵素”为卖点的产品要进入中国,必须改为符合国内标准的名称,还要砍掉一半国内未记录的成分。改名称,变廉价;砍成分,卖点不再。而在跨境电商平台则不存在这个问题。
  吾之蜜糖,彼之砒霜,跨境购的优势量化到了一定程度,便会为海关及相关部门监管带来很大的难题。再加上目前针对跨境电商的政策本就薄弱,且B2C的发展模式与国家宏观经济导向不太吻合,新政才应运而生。从2016年1月8日,国家商务部部长助理张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的发言中,不难窥出端倪。
  1、物流碎片化、跨境购绕过监管盲区,发展B2B是主因
  张骥在会上援引海关数据称,2015年1-11月,跨境电子商务B2C模式出口和进口规模分别是79亿元和145亿元。B2C这种方式的出口是78.8亿元,23个主要城市验放清单一共有1.48亿份;与此同时,对7个试点城市的统计显示,进口规模是22.3亿美元,验放的清单总数是9598.89万票。“这是碎片化的,清单多,但金额有限。数以亿计的单子才二十几亿美元,如果(进口B2C)这个规模越来越大,我们的监管成本会非常高,而且也很难监管。”
  过去,一万件衣服只对应一个报关单,而现在则是每双鞋每件衣服都可能对应一个报关单。数以亿计的单子才二十几亿美元,这意味着监管成本的无限拔高。
  海关的另一个主要挑战,来自于如何监管以小包装行邮的方式入关带来的假冒伪劣、知识产权以及价格监管的问题。大部分跨境电商实际都是通过行邮方式进入中国,这意味着对跨境电商在全球海关、质检、食品安全、检验检疫等方面的监管有着共同的盲点。
  张骥在会上介绍,跨境电子商务还是一个技术层面的应用,本质上是这样,并不能够改变商品的属性,也不能改变贸易的属性。产品质量的好坏,不会因为通过网上交易就能改变质量和服务,这一点需从本质上把握,要为诚信守法的企业开绿灯,不给违法乱纪的企业可乘之机。
  跨境电商发展的主体是明确的,B2B是主体,B2C是补充。张骥在会上表示,B2C还会发展,但是走不远,走不大。所以跨境电商要重点发展B2B,这符合外贸稳增长、调结构的需要。根据商务部内部调研的状况,跨境电商使得境外货物可以直接入关,有一些原本在中国沿海地区设立贸易公司的企业开始撤离,外需不振导致出口数据全面下滑,也开始让政策逐步向出口倾斜。B2C跨境进口电商对公平贸易的影响、对现有投资的影响也是跨境税收新政重要的考虑因素。
  自2010年以来,个人代购或者进口跨境电商规模越来越大,其可能漏缴的税款规模越来越高。据《第一财经》报道,2010年到2014年,通过跨境进口电商市场总额年均复合增速达到了86%。其主要的驱动力则为:消费者对更高品质、多样化产品的需求、税收的优惠,移动互联网的逐步渗透,对个人邮寄的监管盲点。
  2、供应商被压榨,消费者选择变充裕
  生米虽未完全煮成熟饭,但至少也有了七八成熟。伴随即将颁布新政的一起到来的,是“有人欢喜有人忧”的现实问题。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聚美海淘平台供应商告诉记者,因为跨境购课税点要增加,聚美希望供货商能再降低供货价格,“新增税点之后要我们降价,我们的利润被再次压榨”。对此,罗有顺点明了这种做法的不公平之处。税率上涨是国内的税率上涨,作为面向国内消费者销售的聚美海淘商品,理应承担这个部分的影响。海淘供货商只负责采购和供货,不能因为国家的利率上涨了,就要求供货商让利。平台为了降低课税点增加所受到的冲击,将压力推给前端供应商,这种做法很不合理。
  对消费者而言,若取消50元免税额属实,在面对“跨境购”平台购买商品价格变化的同时,也将收获更多选择。以往很多跨境购商家都把产品价格控制在100元内,按行邮税50%纳税只需缴纳50元税款,刚好在免税额度内,如此一来,产品偏底端,且以单品为主,甚至得分好几次购买。税率统一后,商家可以尽情地去做高端线产品和套装的采购,整体上更加规范,客单价更高,产品的丰富度也得以展现。
  3、“正面清单”扼住命门,跨境购商家如何破局?
  虽然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现有的管理制度和政策体系与其不匹配。但前期释放的利好政策使得很多商家都在B2C跨境购平台投入大量资源,如今“画风突转”,很多商家“骑虎难下”。对此,张骥的发言似乎也未作出明确的解释,这种情况下,只有跨境电商去适应现在的管理制度和政策体系,或是“互动”,让制度来适应跨境电商。所以并非一开始给予了某一个税收或者监管方面的优惠政策,而是一个系统的制度安排。
  在淘宝美妆3月分享会上,全球购小二煌嘉表示,接下来全球购将重点扶持“KA卖家”,只对其给予资源及政策支持,“KA卖家是指店务清晰、运营能力强、有潜力、能成长”的全球购几万商家中的精英卖家,数量不会超过2000家。虽然人员不足是煌嘉道出的主要原因,但也可以认为是淘宝的一计应对之策。
  煌嘉在结束发言时做了一个现场调研,“如果有由淘宝美妆牵头,找到可靠的代理商、分销商或寻找“天猫国际”卖家供货,大家愿意接受吗?”罗有顺对此作了解读,淘宝美妆或将打造天猫国际式的一键分销平台,不一定以店为单位,可能是以供应商角色入驻供货,为商家提供一个后台。降低风险的同时也把亏损的概率降到了最小,或许能扭转跨境购不理想的现状。然而现场零星的几句回应似乎并不热情,要放弃现有的稳定货源很多商家都不情愿,不过加入分销平台,“背靠大树”也是商家的一种选择。
  不好做的时候怎么办?回归本质,直邮。罗有顺表示,虽然新政的直邮税很可能会进一步提高,但由于包裹数量多,海关抽检率在5%左右,批发的大件容易卡关,小包被抽检的概率不大。另外,现在直邮的速度也较之前有时间提高,据了解,从韩国寄EMS至上海一带,大约需要5天左右,从台湾寄顺丰至上海只需3天。罗有顺称,“直邮仍具有思考和想象的空间。”